疯狂投资中国房地产的孙正义 他的接班人会是谁?

搜狐焦点汕尾站 2020-03-08 21:21:59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向天再借300年 “在战斗中,疯狂比聪明更重要,WeWork还不够疯狂。” 2017年,孙正义遇上了联合办公空间WeWork创始人亚当·诺伊曼时是这么说的。 在孙正义的“疯狂”下,软银合共投资WeWork44亿美元,WeWork估值一度达到470亿美元的高值。 但疯狂的种子不一定能开出娇艳的花朵。随

向天再借300年

“在战斗中,疯狂比聪明更重要,WeWork还不够疯狂。”

2017年,孙正义遇上了联合办公空间WeWork创始人亚当·诺伊曼时是这么说的。

在孙正义的“疯狂”下,软银合共投资WeWork44亿美元,WeWork估值一度达到470亿美元的高值。

但疯狂的种子不一定能开出娇艳的花朵。随着全球经济放缓,WeWork估值直接被市场下调到了100-120亿美元之间,跌幅近2/3。

但这没有阻碍孙正义继续投资房地产项目的脚步,“疯狂”依然是他的信仰。据报道,软银通过愿景基金向长租房产品自如投资10亿美元,其中5亿美元是直接投资,另外从其创始人手中购买了另外5亿美元的股票,公司估值为66亿美元。

此外,软银还领投了链家网的高端品牌贝壳找房的15亿美元融资。其中,软银投资10亿美元,另外5亿由高瓴资本、腾讯控股、红杉资本出资。

即使WeWork让人有些失望,但是也没有阻挡孙正义“疯狂”的脚步,不过,让人好奇的是孙正义已经63岁了,当他老了,谁能继续他疯狂的步履呢?

其实,最近几年来,围绕谁能接替孙正义执掌愿景基金的揣测不绝于耳,而目前坐在黑木崖最高峰的依然是孙正义。

孙正义背后是世界第一大基金——愿景基金。公司内,三位副总裁正在争夺一把手的位子,形势复杂、扑朔迷离。世人都说,三角形是最稳固的状态,在权力的角逐上,从来没有稳定状态。

三位副总裁都能独当一面。Marcelo Claure来自玻利维亚,软银首席运营官,一手掌管着软银庞大的海外业务。Rajeev Misra,印度人,在中东富国中人脉广泛,跟沙特阿拉伯王储谈笑风生,深得孙正义器重。佐护胜纪,在高盛做了20多年投资,投资风格以“疯狂、激进”闻名,与孙正义的投资理念异曲同工。

三个人的争夺聚焦于一个跨越时空300年的宏伟计划。计划的谱写者就是孙正义。

亚里士多德说,自然界选择最短的道路。而孙正义则疯狂地布局几百年。

软银的官方主页上是这样描述300年愿景的:“在未来300年里作为一个企业集团继续壮大。软银集团在不遵循特定技术或商业模式的情况下,通过与信息产业当时最好的公司结成伙伴关系,力求长期发展。”

很多人忘记了亚里士多德的名言,因为孙正义300年的梦想,给他拿出了大笔金钱。2017年5月,孙正义拿到了930亿美金的融资,成为全球第一大私募基金。

不积跬步,走不了300年,第一步还算顺利。这笔基金来自苹果、富士康和软银自己等一些大财团。另外就是,这千亿规模基金中,有600亿美元,由阿联酋Mubadala投资基金和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贡献。来自印度的王位候选人Rajeev Misra为撮合成这件事儿发挥了巨大作用,所以深得孙正义信任。

为了彰显300年的梦想,孙正义给这支千亿美元基金取名为愿景基金。

三个候选人拼出了孙正义

愿景基金的诞生意味着软银也在转型,三位副总裁能否在转型过程中发挥良将作用,或许决定着他们是否能身登大宝。

2018年软银集团股东大会上,孙正义曾宣布,将积极让软银主体进化成战略性投资公司。以前软银的主体是通讯业务。

2018年的财报显示,占领软银集团国内营业收入的前三名分别是Softbank(日本国内通信业务)、Sprint和雅虎,分别占其营业收入的35%,37%和9%。但事实上,自从2018年,软银在Softbank(日本国内通信业务)、Sprint的出资比率就开始降低,而对愿景基金的投入则水涨船高。三位竞争者若想胜出,只能将聚焦点放在“战略投资”上。

愿景基金成立后,一波波的大手笔投资就汹涌而来。到今年年中,千亿基金的投资名单里最响亮的几家公司是:网约车巨头Uber、滴滴出行、WeWork。

大手笔投资的背后,其实也蕴含着三位副总裁的角逐。

Marcelo Claure和孙正义的经历有些雷同。他白手起家创办了电话分销公司Brightstar,之后,将这家企业发展成为价值70亿美元的通信大鳄。更重要的是,Marcelo Claure生于日本鹿儿岛,跟孙老板一样,来自韩国移民家庭。

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,如果软银有老乡会,他俩说不定抱头痛哭。之后,软银收购了Sprint公司,Marcelo Claure出任CEO。软银后来又投资Uber,Marcelo Claure成为Uber董事。因为被软银投资,所以Uber有两个董事会席位给软银。

另一个就是Rajeev Misra。也正是Rajeev Misra完成了软银对Uber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投资。由此获得了孙正义的青睐。

印度人更喜欢Rajeev Misra。去年,Rajeev Misra刚被任命为副总裁的时候,印度媒体兴奋之情如同中了彩票。他们大力歌颂Rajeev Misra,还断言,Rajeev Misra多半会成为孙正义的接班人。毕竟在硅谷三巨头中,谷歌CEO Sundar Pichai和微软CEO Satya Nadella都是印度人,如果Rajeev Misra能再次胜出,那是不是说明,世界早晚是印度的?

如果你还不了解Rajeev Misra,那么请记住,他就是电影《大空头》的原型之一。2006年,Rajeev Misra在软银收购沃达丰的战斗中脱颖而出,深受孙正义喜爱。再之后,正是Rajeev Misra陪伴着孙正义一路向西,拿到了沙特阿拉伯王室的投资,奠定了愿景基金的基盘。

Rajeev Misra与孙正义的相似之处在于,善于谈判,手段强势。据说,Rajeev Misra在投资Uber的时候,对早期投资者说,如果交易不成,我们就去投你们的竞争对手。跟孙正义一样狠辣。众所周知,孙正义一般会听创业者叙述10分钟,然后问,你要多少钱。通常他会给对方目标三四倍左右的投资金额。而当创业者跟孙正义意见相矛盾时,孙正义总会威逼利诱使你按照他的轨迹走下去。

跟两位副总裁比起来,佐护胜纪算是空降兵,他在2018年才加入软银公司,成为首席战略官。之后,被提升为副总裁。此前,他在高盛工作超过20年,2016年,他加入日本邮政,上台后增持PE类资产配置,加大私募及对冲等高杠杆类投资,大刀阔斧改造资产结构等。这些激进的措施让保守的领导夜不能寐,终于分道扬镳。

孙正义喜欢他的“疯狂、激进”,就像他喜欢自己一样。

如此看来,三位副总裁身上都或多或少有着孙正义的影子,他们拼凑起来,或许就是另一个孙正义。

角逐?

三位副总裁,谁能担任男一号,更加扑朔迷离。

角力一直在持续。首先就是跑马圈地,增强实力。从2018年10月开始,Marcelo Claure广纳贤才,他的团队都是来自于流通、零售和酒店行业的高级管理人员,经验丰富,而且几乎都是从外部招募而来。

比起Marcelo Claure,Rajeev Misra可是老谋深算。Rajeev Misra曾向董事会提出,“为了避免愿景基金的运营管理团队和软银组织内部的人员配置冲突,应该将其运营团队交由SBIA控制。”SBIA是愿景基金的运营公司,CEO就是Rajeev Misra。至此,Marcelo Claure精心打造的团队被Rajeev Misra收入囊中。

世道苍凉,为他人做了嫁衣裳。

佐护胜纪则显得温吞,但实际上他的布局也已经悄然开始。在2019年1月,佐护胜纪设立实物投资部门,正在准备施展拳脚。

孙正义确实是伯乐,但良驹多了会不会选择困难?

不过,如果孙正义的眼光在未来三百年,眼前的宫斗或许也不值一提。他真正关心的应该是“奇点”什么时候会出现。奇点,就是机器人的智能程度超过人类的那一刻。2017年,孙正义就表达了自己对“奇点”到来的渴望。

他说:从现在开始的30年内,地球上智能机器人的数量将达到100亿。届时,地球上的人口总量也将在100亿左右。因此,到时候地球上将有100亿人和100亿智能机器人。

“我们首次与100亿机器人一起生活。”他还断言,机器人会深刻改变几乎每一个行业。

那我们能不能期待,孙正义会迎来一个机器人接班人呢?

来源:界面新闻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